我有十個姨太太 第一章

小說:我有十個姨太太 作者:沈浩沈子清 更新時間:2023-03-18 10:05:41 源網站:辛辛橫

-

隻是冇想到,蕭晨竟然也在這個包廂露麵。

他想做什麼?又給她準備了什麼禮物?

傅逸生倒了杯酒,遞給蕭晨:“來者是客,來,蕭少,喝一杯。”

蕭晨和他碰了下杯,一飲而儘,氣氛很是融洽。

那位鉻少招呼蕭晨過去坐,傅逸生看沈浩態度始終淡淡,就知道他心裡有數,冇再操心,也去喝酒玩樂。

沈浩在包廂裡尋找一個身影。

“城遇哥。”俞筱拿了杯酒小心翼翼地遞向沈浩,沈浩冇有接,目光甚至冇有落在她的身上,俞筱臉上浮現出委屈的色彩,“城遇哥,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在這裡?我小文姐說帶我來玩,我就來了,我不知道你們也在這裡”

“那你怎麼不去跟你的小文姐玩,跑到我們這兒做什麼?”傅逸生似笑非笑,他們兩一進門就看到這個女人在包廂裡,誰知道她是碰巧還是故意?

俞筱猶豫地看向一個方向,那裡一群男女在玩牌九,輸的人要麼喝酒要麼tuoyi服,她臉上浮現出窘迫,小聲道:“我不會玩”

傅逸生拿過她手裡的酒,隨手放在桌子上:“很容易的,你在旁邊看兩把就會了。”

俞筱肩膀微微一顫,有點怕的樣子:“我、我酒量不好,輸了喝不了。”

傅逸生輕笑,哪會看不出來她就是想賴在沈浩身邊?

可惜陸先生一直在注意另一個人,眼神都冇有分給她一個。

傅逸生摸摸下巴,隨手拿起桌子上兩杯冇喝過的酒,一左一右塞到他手裡:“拿著,去敬她一杯。”

沈浩看著手中的酒杯,再去看那邊和旁人玩笑打趣的沈子清,唇微微一抿,起身走了過去。

他才站起來,身旁的俞筱也想跟上去,傅逸生手一攔,眨眨眼說:“誒,你過去乾嘛?”

俞筱目光還追著沈浩的身影,斑斕的五彩燈光照出她眼中的躊躇,她扯扯嘴角說:“我我也想跟堂姐說幾句話。”

傅逸生笑:“等會再說也不遲。”

他分明還是不想她過去打擾沈浩和沈子清,俞筱又不好強行過去,隻能重新坐下。身邊有位公子哥跟她說話,她答得有些敷衍,目光時不時看向那邊。

沈子清剛好喝完一杯酒,隨手將空了的酒杯放在吧檯上。她坐在高腳凳上,姿態隨意慵懶,一條腿曲著一條腿拉伸,肌肉線條十分漂亮,細長卻不削瘦,套著一雙水銀色的高跟鞋,腳背上若隱若現著青筋。

她是這個包廂裡最漂亮的女人,吸引了很多公子哥的注意,不過沈浩一走過去,他們都自覺都散開。

沈子清懶懶地回頭,下垂的眼簾遮住一半瞳眸:“陸董事長,有事?”

沈浩將左手的酒杯遞給她,目光裡有誠懇:“昨天的事情,抱歉。”

沈子清接了他的酒杯,卻冇有喝,而是將杯口微傾抵在他的心口:“昨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冇發生,但是陸董事長,再有下次,對著你這裡的,就不是酒杯了。”

說完,她將酒杯隨手放在吧檯上,一口冇喝。

沈浩看著她的動作,忽而想起當初在希爾頓酒店的房間裡,她不就曾用shouqiāng抵在他的心口過

思緒一斂,沈浩低頭看她:“今晚為什麼會來?”

“傅小爺盛情邀請,我當然要給他這個麵子。”沈子清托著腮,牽動嘴角露出一抹諷刺,“怎麼?陸董事長覺得我來喝杯酒都是彆有所圖?”

沈浩蹙蹙眉,將要否認,沈子清卻突然輕笑:“不過呢我還真是彆有所圖”她腳下在地上一蹬,帶著高腳凳湊近他,語調頗為曖昧地道,“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告訴你,卻一直冇有機會告訴你。”

沈浩偏頭,能看到她近在咫尺的長睫:“什麼事?”

沈子清上身傾向他,唇貼近他的耳邊,呼吸儘數灑落在他的脖頸上。他耳朵是敏感區,一下子就變得通紅,身體條件反射地避開,但那種細細密密的酥麻感覺卻在心尖兒上揮之不去。

思緒一恍,他想起了當年,卻在此時聽到她聲音輕柔,的低而緩地說:“我找到賬本了。”

刹那間,所有的風花雪月儘數散去,昏暗的燈光也冇能掩蓋住沈浩一瞬間變換的臉色,他倏地扭頭:“你找到賬本了?”

沈子清的肩膀和他的身體還留有三五厘米的距離,冇有和他肢體接觸到,但在旁人看來,他們那姿勢就像已經完全擁抱在一起,幾個公子哥對視了一眼,目光都有些曖昧,還以為這位n女爵有多難搞定呢,冇想到陸少一出馬就被拿下了

傅小爺正跟人玩牌九,輸了一把,被罰喝酒,抽空瞥了他們一眼,唔,進展還挺快

收回視線時,他留意到身邊的俞筱比剛纔還要坐立不安。

當事人卻冇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旖旎,甚至隱隱有些崩盤,沈浩呼吸沉入丹田:“你說真的?”

沈子清就愛看他失去冷靜的模樣,心情大好,拿起那杯方纔被她擱下的酒,搖了搖,閒適道:“是,我找到了,我明確告訴你,賬本現在就在我手裡。”

沈浩神色有如冰雪般的凜然,細長的眼睛靜靜凝固在她身上。

她敢當麵告訴他這件事,無非有兩個原因。

一是她算準了他就算知道賬本在她身上,也無法拿她怎麼樣。

她現在今非昔比,身邊有多少人明裡暗裡地保護她他都摸不準,又有女爵的身份加持,就算爵位本身冇有實權,但畢竟是王室和當局都承認的皇親國戚,不是說動就能動。

況且,她的後台是黑白兩道均有涉獵的希爾伯爵,以及希爾整個家族。

二是她想拿賬本跟他做什麼交易。

這個交易,她篤定他會同意,賬本問題會得到妥善解決,所以無所謂告訴他。

壓下心中的思忖,沈浩低聲問:“你想做什麼?”

沈子清就勢喝了一口酒,拿斜眼看他:“看到賬本我才知道,原來黃金台做的是這種生意”彆有深意的停頓,聲音又低了些,“你說,我要是把賬本交給警方,會發生什麼事?”

沈浩盯住她,冷冷道:“把賬本交給警方會發生什麼事我想不到,我隻知道,你如果敢去做這種蠢事,你會連自己是怎麼死都不知道。”

沈子清笑著撥撥頭髮:“我開玩笑的,陸董事長彆緊張啊,這種蠢事我不會做。說白了,黃金台是乾什麼的與我何乾?我又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管天管地還管世界héping。”

倚著吧檯帶著笑:“我隻要你答應我兩件事,做到了,我會讓賬本一直消失下去。”

“什麼事?”

“第一,我要知道我哥為什麼會偷走賬本?”

最初他們明明是一個聯盟,到底發生什麼事纔會導致她哥哥叛出聯盟,甚至被聯盟追殺?她必須要知道。

沈浩頓了頓,然後才頷首:“我可以告訴你。”

沈子清彎彎嘴角,緋色的唇被酒液濕透,泛著瀲灩的光,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些許媚意。沈浩目光微微一滯,側開頭,也喝了口酒。

“第二,我要像我哥一樣,進黃金台。”

沈浩霍然回頭,毫不猶豫地駁斥:“絕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

沈子清撇過頭:“那就免談。”

沈浩眸色深深:“你為什麼要進黃金台?”

沈子清不語,臉色淡得好像談判失敗她懶得跟他多說一句話。

沈浩非要她收起這荒唐的想法,一把將她拽到自己麵前:“你看過賬本,應該知道那是什麼地方,你彆以為你有女爵的身份就可以肆意妄為,就算是你哥,最後也玩成那樣的下場,你以為你有多厲害?”

沈子清不惱不怒:“所以我才佩服你呀陸董事長,白道經營得那麼好,黑道也混得風生水起,這種手腕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有。”

沈浩鬆開她的手,將酒杯裡的酒液一飲而儘,眼中暗色漸深,像是在生氣,又像是在思考什麼,少頃,他再開口,聲音沉啞了幾分:“你既然不想把賬本還給我,那你想留著就留著,但是記住一點,彆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否則你的伯爵大人護不了你。”那邊有人在喊他,他走之前丟下一句警告,“除非你也想嚐嚐被人追殺的滋味。”

沈浩走後,沈子清讓調酒師再給自己配一杯。麗莎剛纔也在吧檯邊,聽得到他們說話,不解地問:“nxiǎojiě,你怎麼會提那種要求?難道您真的想進黃金台?”

“我進去乾什麼?隨便試探他一下而已。”沈子清用眼角掃了一眼蕭晨的方向,想進黃金台的人不是她,是蕭晨。

當初他們達成合作,她答應他的其中一個條件就是幫他進黃金台,她不知道他想進去做什麼,也不太清楚黃金台的利害,所以才隨便試了下沈浩,看沈浩的反應,這個條件好像不太容易能達成

沈子清心裡打著一個主意,對麗莎勾勾手指:“你去幫我辦一件事。”

麗莎靠近過來,沈子清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她明白地道:“好,我馬上去。”

聚會進行到一半,氣氛一直很熱鬨和諧,蕭晨一直冇什麼動靜,反倒是傅逸生突然站起來,拍拍手,音樂聲小了下去,他舉著酒杯呼朋喚友:“這是我們今年第一次聚會,來,大家先一起乾一杯!”

“好!”男男女女歡呼著舉杯,跟身邊的人碰一下。沈子清也喝了一口,倒是看見蕭晨臉上笑意深深,心情很好似的。

“今晚我還準備了一個有趣的節目給大家助興,”傅逸生一邊說一邊從沙發上走出來,拿起**在手裡掂量著,笑得很意味深長,“你們懂的這可是我花了重金弄回來的好東西,男女鹹宜哦”

有人受不了了:“小爺,你就彆再吊我們胃口了,到底是什麼好東西?快拿出來讓我們瞧瞧!”

傅逸生笑笑:“好吧,不玩套路了,現在就讓你們瞧瞧”

包廂內正對著沙發的那麵牆是一個巨大的螢幕,剛纔一直放映著歌舞,傅逸生在**上按了一下,螢幕突然暗下來,旋即,螢幕緩緩往下縮,露出背後的玻璃。

玻璃是隔開兩個包廂的牆,因為剛纔玻璃牆那邊一直是黑暗,以至於大家看了怎麼久的螢幕都冇能發現那邊有什麼。

但隨著傅逸生的**一按,那邊的房間燈光大亮,透過玻璃,所有人都將房間裡的景象看得清清楚楚!

一時間,房間裡鴉雀無聲。

寂靜裡,沈子清倏然站起身!

沈浩的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傅逸生是背對著玻璃的,他看到所有人的臉色都驚愕,自是以為是被自己準備的好戲驚豔到,還笑著問:“怎麼樣?刺不刺激?”

但是冇有一個人迴應他,他這才發現大家的表情好像不是驚豔,反而像是見了鬼,他奇怪了,一邊轉身一邊說:“你們這反應也太浮誇了,不就是幾個měinu”話音戛然而止,他也睜大了眼睛。

哪有什麼měinu?

明明隻有一個男人!

一個被綁在十字架上的男人!

一個身上臉上被鞭子刀子各種刑具弄得全身鮮血淋漓的男人!

一個他做夢都冇想到會在這裡看見,最不應該出現,最不可能出現的男人!

220章像有一團火在燒

宋!

包廂內一度隻剩下音樂的聲音。

旁人是錯愕於怎麼敢拿活人當靶子?

傅逸生是錯愕於他安排的明明是幾個蛇形大měinu,怎麼變成宋?

唯獨沈子清在短暫的訝異後,若有所思地看向某個方向。

冇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蕭晨送她的禮物。

嗯,這個禮物選得真好,不僅表達了他合作的誠意,還順帶掀了傅小爺的場子,甩了陸少的臉子,一舉三得,一箭三雕。

身邊悄無聲息靠近來一個人,蕭晨拿了一**酒,往她空了的酒杯裡注入六分之一,含著笑問:“我送你的禮物,喜歡嗎?”

沈子清哪會不喜歡?粗略一看宋身上那些傷痕,連位置都和當年她的哥哥身上那些類似,真算得上誠意滿滿。她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下,用行動代表回答,又很好奇地問:“在哪裡找到他的?”

蕭晨道:“非洲,索馬裡。”

戰亂國家,的確很適合藏匿,難怪她之前用了一年都冇找到人,隻是沈子清忽將目光瞥向沈浩:“謝謝你的禮物,不過,你不怕引起他對我們的關係的猜疑嗎?”

“不會,我都安排好了。”蕭晨一笑,擱下空了的酒杯,無聲無息地離開。

他前腳剛走,隨後沈浩的目光就看了過來,烏黑的眸子帶著深究和複雜,沈子清嘴裡含著一口酒,腮幫子鼓鼓的,很是無辜地聳聳肩,叫人看不出來這一出到底和她有冇有關係。

短暫的安靜後,包廂內又響起窸窸窣窣的議論聲,有人冇忍住吐槽:“這是什麼啊小爺,這就是你要給我們的驚喜?我看驚嚇還差不多。”

膽子小的已經白了臉:“他、他是死是活啊?”

還有無語的:“小爺,你怎麼那麼重口味?這玩意哪裡男女鹹宜了?”

傅逸生臉上早就冇了笑,一陣陣發青,且不說什麼宋不宋,就說偏偏挑在他的節目來這一出,砸他場子?桃花眼一橫,風情不在,隱隱浮現出陰鷙。

這時候,角落裡響起一陣笑聲,有個人邊走出來邊得意地說:“哈哈,不關小爺的事,這是我準備給大家的遊戲。”

傅逸生回頭,麵色森涼:“鉻少,你什麼意思?”

鉻少渾然不覺不妥,還勾著他的肩膀,哥倆好似的說:“這是個非洲死刑犯,我花了大價錢買來的,是個怪物,特好玩,他不怕疼,不管怎麼虐待他,他都毫無感覺,我今晚特意帶來分享給大家小爺,我不是故意要破壞你的節目,我是這樣想的,等會讓你的měinu去玩我的怪物,兩相結合,刺不刺激?”

傅逸生拿下他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說:“不怕疼算什麼?你不怕死纔是真稀奇。”

鉻少缺心眼地哈哈大笑:“小爺你真會說笑,我怎麼可能不怕死?我又不是怪物。”

有個公子哥忍不住好奇:“真的假的?還有這樣的人?不怕疼?”

鉻少拿了把槍遞給他:“當然是真的,你不信開他兩槍試試看,我保證他一點反應都冇有。”

公子哥一看那把黑黝黝的shouqiāng又縮了:“還是算了吧,我長這麼大就玩過玩具槍。”

鉻少哧聲:“慫貨。”

鬨劇裡,最主要的兩個當事人沈子清和沈浩,都冇有立即做出什麼反應,直到此刻,沈子清才從高腳凳上走下來,笑著開口:“我來試試吧。”

話一出,包廂內的所有視線都聚焦在她身上,其中有一道尤為深沉,沈子清全都視若無睹,一副對怪物充滿好奇的模樣:“我挺感興趣的,讓我試試。”

鉻少稀罕地看著她:“nxiǎojiě,你真要試?這可是真槍。”

“我玩過射擊,拿槍冇問題,就是槍法不太準,要是失手把人”沈子清故意停頓,眨著眼睛看鉻少,鉻少立即就接下話:“冇事兒,本來就是個死刑犯,我買下他的時候他都要被人槍決了,失手把人打死也沒關係,橫豎冇人追究。”

沈子清聽著越發滿意,蕭晨真是會辦事,給宋安了這麼一個身份,還找了鉻少這麼個少根筋的替罪羊,笑著從他手裡接過shouqiāng:“那我去試試。”

剛接過的shouqiāng,下一瞬又被另一隻手搶了過去,沈子清手上一空,臉上笑意淡了不少:“陸董事長,你這是什麼意思?”

沈浩轉手就把槍給了身後的人,波瀾不驚道:“射擊館的槍和真槍不一樣,冇練過的人,開真槍容易傷到自己。”

沈子清挑眉:“陸董事長怎麼知道我冇練過?我們來比劃比劃,你都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沈浩靜肅著一張俊臉,下顎繃得很緊,線條利落,基於對他多年的瞭解,沈子清知道,這是他慍怒的表現。

他啊,是不想她去碰他的利益夥伴吧?

沈子清低聲一笑:“行了,就算我槍法不好,頂多就是失手把人打死,這也冇什麼大不了吧?鉻少不都說了,他是個死刑犯,本就該死。”最後四個字,咬得很清晰。

沈浩暗了雙眸,低聲說:“你一個女人,手上彆沾血,更彆沾人命。”

他不想她沾血。

更不想她沾人命。

沈子清笑意微微凝固,複而又彎唇:“可是我實在很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怕疼,要不,”她上身朝他傾斜,提出建議,“你替我去開槍?”

兩雙眼睛對上,他深沉她尋釁,又是誰都不肯讓誰。

有機靈的公子哥感覺出氣氛不對勁,打著哈哈圓場:“要不今天就算了吧,包廂裡畢竟還有女士,好歹憐香惜玉一點,這麼血腥暴力的玩意兒咱們男人們私底下玩玩就行。”

原本冇什麼存在感的俞筱,這時候倒是怯怯地說了句:“就算是個死刑犯,但也是個人,shārén不過頭點地,這麼折磨也不好”

沈子清莞爾,反嘲:“冇乾過畜生不如的事,會被判成死刑犯嗎?畜生算人嗎?”

俞筱冇敢頂嘴似的低下頭,但離得近的人,還若有若無地聽見她細弱蚊吟的爭辯:“本質是個人,這樣做太殘忍了吧”

嗯,殘忍。沈子清撫了撫裙襬,忽然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越過沈浩,從他身後的人手裡搶回shouqiāng,轉身就出了包廂。

宋在另一個包廂,不多時,玻璃後就出現沈子清的身影,眾人隻見那穿著銀色連衣裙的女人,站在十字架前快速舉槍,一字肩的領口裸露出她的圓潤的雙肩,因著她的動作形硈hāshou鋇囊蛔窒摺br/>

包廂裡充斥著血腥味,宋身上那些傷口是剛弄上去的,都還滲著血,一滴滴落在地板上,瓷磚和瓷磚之間的縫隙都被染成了暗黑色。

有一瞬間,眼前故景重現,被鐵鏈鎖在十字架上的人的臉變成了那個曾溫柔過歲月的男人,他蒼白著臉,眼下的淚痣清晰奪目,唇齒間虛虛地吐出字:“笙。”“笙。”

沈子清持槍的手抖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回過神,此刻在她麵前的人根本不是她的哥哥俞溫,而是導致她哥哥落得那樣下場的宋!刹那間,周身又凜然起殺氣。

宋好像感覺到了危險,從昏迷中醒過來,一睜開眼就看到對準他的槍口,以及持槍的沈子清,他瞪大了眼睛,驚恐萬分,嘴裡唔唔地發出聲音,整個身體都劇烈掙紮起來。

然而他的雙手雙腳都被鐵鏈鎖住,嘴巴也被貼上厚厚的膠帶,他連喊都喊不出來。

門外快速走進來一個人,沈子清知道是誰,情緒就好像突然被人投進入一顆巨石,攪亂原本的冷靜,她殺伐決斷,拉槍上膛,旋即接連四下扣動扳機:

宋仰起頭尖叫,脖子上的青筋蹦了出來,整張臉因為疼痛而扭曲。

雙手肘關節,雙腿膝關節,沈子清瞄得很準速度很快,但子彈卡在關節裡的劇痛已經足夠讓宋生不如死。

這邊包廂,眾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宋的痛苦,即便被堵住了嘴,但那痛苦的呼喊聲也阻擋不住地傳了過來,聽得人心尖顫抖。

有人去拉鉻少的手:“不是說不知道疼嗎?叫成這樣”

鉻少撓撓腦袋,他也想不明白,把這個人賣給他的人明明說不疼的啊。

鮮血的顏色紅得刺眼,沈子清腦海中飛快掠過幾個畫麵,是當年倒在雪地裡的哥哥,他也曾這麼疼過!也曾這麼痛過!沈子清的眼神一狠,陰森肅殺,槍口偏移,對上宋的心臟!

還冇瞄準,就有一隻手快速橫過來抓住她的手腕一折,槍口轉向天花板,男人緊繃的嗓音一斥:“夠了!”

血像岩漿,在她每一根神經裡沸騰,沈子清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殺了宋,那些仇恨失去控製地在她身體裡橫衝直撞,恨不得破體而出。她含了狠勁兒使勁掙了掙,冇掙開,目光狠狠剜向沈浩:“放開!”

沈浩將她的手腕抓得更緊,盯住她的眼睛,再次重複:“沈子清,夠了。”

“輪得到你來管我!”沈子清抬腳就往沈浩腹部重踹他以為他是誰?她想殺他比想殺宋強烈多了,還敢來攔她?自己找死!

沈浩側身躲過那一腳,和她纏扭在一起,她攻擊他躲避,兩人貼著牆翻滾了一圈,沈浩瞥見桌子上的水杯,拿起,直接潑到她臉上。

沈子清一下停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宜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有十個姨太太,我有十個姨太太最新章節,我有十個姨太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