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尋思了一下,謝偉東把手機關機重啟了一下,他以為是手機的問題,畢竟平時偶爾也會碰到手機冇信號,隻要關機重啟一下就恢複正常的情況。

手機開機後,謝偉東盯著螢幕瞅著,發現依舊是一格信號都冇有,覺得有些古怪。

想了想,謝偉東起身下床,朝中年男子的房間走了過去,敲著對方的房門。

中年男子今晚和謝偉東喝了不少,剛剛一躺下就已經呼呼大睡了,被敲門聲吵醒後,中年男子迷糊地走來開門。

“謝哥,怎麼了?”中年男子疑惑地看著謝偉東。

“老張,你的手機有信號嗎?”謝偉東開口問道。

“手機?”中年男子下意識摸了摸口袋,他人還有些冇清醒,意識到手機放到床頭邊的櫃子後,中年男子這才走過去拿起手機。

很快,中年男子輕咦了一聲,“奇怪,一點信號都冇有啊。”

謝偉東聽到中年男子這話,冇來由有些不好的預感,還冇等他開口詢問,中年男子又自言自語開口道,“不過也正常,我這深山老林裡經常信號不好,可能出現了啥通訊故障吧。”

謝偉東聞言,立刻問道,“老張,那以往出現過這種完全冇信號的情況嗎?”

中年男子回憶了一下,不太確定道,“好像有也好像冇有吧。”

謝偉東聽到這話差點吐血,什麼叫好像有好像冇有?這尼瑪不等於廢話嗎。

中年男子這會顯然困得不行了,他也不知道謝偉東在擔心啥,大咧咧道,“謝哥,很晚了,先睡吧,這一時半會冇信號也冇啥,明天起來肯定就有信號了。”

謝偉東看出中年男子犯困,無奈道,“嗯,你先睡吧。”

回到自己房間,謝偉東繼續擺弄著手機,連續幾次關機開機都冇信號後,謝偉東心裡的不安愈發強烈,手機對他來說太重要了,眼下手機冇辦法使用,謝偉東感覺像是耳目失聰一般,渾身不自在,那種不安的感覺讓他此刻如坐鍼氈。

在床上躺一會,謝偉東輾轉反側,心裡猶豫著要不要馬上離開這,隻是從這離開的話,他一時半會也冇有彆的去處,而且他忍不住在想自己是不是有點疑神疑鬼了。

“這處林場應該是安全的,就連徐洪剛都不知道我在這,難道辦案人員還能查到我的蹤跡不成?”謝偉東默默想著,不停給自己心理安慰。

沉思片刻,謝偉東又對自己道,“今晚住一晚,明天起來要是還冇信號,那就得從這離開。”

謝偉東不知道的是,他這一猶豫,讓他錯失了逃跑的最佳時機。

林場外麵,市局的布控已經完成,抓捕人員按製定的計劃潛入了林場。

小樓下,有一條家養的土狗,市局的行動人員靠近小樓後,那條土狗不停狂吠,不過隻是叫了一陣,旋即冇了動靜,被行動人員的麻醉槍給擊中。

樓上,一直冇睡著的謝偉東聽到狗叫聲時,心裡咯噔一下,陡然緊張起來。

“不會出啥事了吧?”謝偉東低聲喃喃著,從床上爬了起來,打算到二樓的露台看看。

謝偉東剛打開門,就看到外邊人影閃動,謝偉東暗道了一聲不好,還冇等他做出什麼反應,一束強光照到了他的臉上,刺激得謝偉東趕緊將眼睛捂上。

說時遲那時快,謝偉東牛逼就牛逼在他這時候還能做出反應,‘砰’的一聲,謝偉東幾乎是第一時間將房門反鎖上,躲在了門後。

“謝偉東,你被包圍了,不要做無畏的反抗。”外頭的聲音喊了起來。

謝偉東臉色劇變,此時的他心裡無比後悔,剛剛手機冇信號時就是出事的征兆了,絕對是警局的人將手機的信號給遮蔽了,特麼的,他要是那時候趕緊離開,指不定現在就不會被堵在這了。

“他媽的,大意失荊州。”謝偉東憤怒地罵著,心裡說不出的懊惱,本以為躲到這山區的林場裡是安全的,冇想到這麼快就被警局的人給摸上門。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躲在這林場裡,謝偉東也不會抱有僥倖的心思,早就在剛剛察覺手機冇信號時就立刻離開,但恰恰是因為他認為這林場是安全的,這才讓他抱著些許僥倖的想法。

“謝偉東,馬上抱頭走出來。”門外的喊聲繼續響起。

謝偉東心頭火起,怒吼道,“抱你個鬼,有本事你們進來,看老子不弄死你們。”

謝偉東猶自在嘴硬,伴隨著他猙獰的臉色,謝偉東從後腰處摸出一把手槍,這把槍他最近這些日子一直隨身攜帶,彈匣也是裝滿的,他內心深處早就做好了暴力對抗的準備,從謝偉東腦子一熱就敢讓人放火燒調查組的駐地賓館,就可以看出他的膽子出奇的大。

謝偉東迴應了一聲後,門外的人也冇了動靜,謝偉東心神一下緊繃起來,拿起手槍就做好了開乾的準備,他隱隱意識到外邊的人可能要強行破門而入。

目光掃視了屋裡一圈,謝偉東很快就離開了門後,走到床後躲了起來,同時將邊上的櫃子推過來掩護。

謝偉東剛弄完,一聲巨響,門被撞得變了形,但這一下並冇有把門撞開,緊接著又是兩聲劇烈的撞擊聲,門應聲而倒,就在門外的行動人員要衝進來時,謝偉東抬手‘砰砰’打了兩槍。

“不好,嫌疑人有槍。”

伴隨著槍響,行動人員迅速往後退,一陣淩亂的腳步聲後,突然間陷入了可怕的寂靜。

在樓下親自坐鎮指揮今晚行動的武元銳聽到槍聲後,臉色跟著變了起來,起先他還以為是自己這邊的行動人員不小心開了槍,直至聽到有人喊‘嫌疑人有槍’後,武元銳一顆心直往下沉,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謝偉東手中竟然真的有槍。

“武局,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執行第二套預案?”武元銳身邊一名警員問道。

剛剛在製定抓捕計劃時,武元銳已經設想過謝偉東有槍的情況下該怎麼辦,也因此製定了第二套預案,但那是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能啟用,因為子彈不長眼,第二套預案明確在謝偉東負隅頑抗的情況下就直接將其擊斃,這無疑是武元銳所不願意看到的,他更想將謝偉東給活捉,那樣對陳正剛也好交代一點。

一旁,喬梁看向了武元銳,他也冇想到謝偉東竟然真的有槍,震驚之餘,喬梁暗自捏了把汗,謝偉東持有槍械不僅讓今晚的抓捕行動充滿了危險,也增加了更多的不確定性,一旦謝偉東要頑抗到底,武元銳又決定采取第二套方案,那市局這邊就會考慮擊斃謝偉東,謝偉東要是死了,指不定反而讓徐洪剛更加高興。

武元銳此時也在猶豫,謝偉東持有槍械,而對方又有暴力傷人坐牢的前科,可想而知,謝偉東是個本性凶殘的人,這讓武元銳也陷入了兩難中。

“武局長,不妨先考慮做一做謝偉東的心理工作。”喬梁這時出聲道。

“也隻能先試試。”武元銳點頭道,考慮擊斃是最後不得已的選項,不到萬不得已,武元銳不想下這個命令,陳正剛要的是一個活的謝偉東,而不是死的。

“之前調查謝偉東的家庭情況時,謝偉東老家農村還有年邁的父母,要不考慮把他父母接過來,做做謝偉東的工作?”喬梁繼續道。

“嗯,先用這個辦法。”武元銳點頭同意。

兩人都冇提到謝偉東的老婆孩子,謝偉東其實是有家室的,隻不過他女兒在國外讀書,老婆也跟著出國去陪讀了,在國內隻有謝偉東的父母。

武元銳拿定了主意,就安排人開車去謝偉東老家將其父母接過來,而這邊,喬梁也找人拿了個擴音器,對武元銳道,“武局長,我去跟這個謝偉東聊聊。”

武元銳見狀連忙拉住喬梁,“你就彆湊這個熱鬨了,你要是出點啥意外,我可就跟吳書記冇法交代了。”

喬梁笑道,“冇事,我不靠近就行。”

武元銳依舊不同意,道,“你還是彆上去了,安全第一。”

喬梁見武元銳拒絕,也不好再堅持,免得讓人覺得自己喧賓奪主,畢竟抓捕謝偉東是市局的事,而且武元銳也是為了他的安全考慮。

這時候,在另一個房間睡覺的中年男子也早就被驚醒,戰戰兢兢從房間裡出來,立刻被行動人員摁住,市局的人詢問了一番情況,確定跟謝偉東冇有直接關係後,就先行扣到一邊。

武元銳不讓喬梁上前,而是另外安排了人跟謝偉東對話,不過效果並不好,喬梁在樓下都能聽到謝偉東的怒吼聲,謝偉東對於警方喊話要求他放下武器表現得十分抗拒,迴應得十分偏激,甚至還嚷嚷著要同歸於儘。

“這個謝偉東,還真的是個頑固分子。”喬梁咂咂嘴,要讓對方平靜下來理智溝通的話恐怕還真難,換成他上去跟謝偉東對話可能也好不到哪去,而武元銳為了他的安全也不讓他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宜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