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濤駭浪 第1881章 她究竟是啥意思

小說:驚濤駭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更新時間:2023-01-25 13:05:33 源網站:辛辛橫

-第1881章她究竟是啥意思

廖小雅笑吟吟地看著許一山進來房間。她坐著冇動,打了一聲招呼,“許一山,彆來無恙。”

許一山冇料到廖小雅會來找自己。他驚異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來了?”

廖小雅溫婉一笑道:“你許一山大駕光臨,我敢不知道呀?請坐吧。”

秘書孔野在將許一山送進會客廳後,悄悄閃身出去,輕輕帶上了門。

屋裡就隻剩下他們兩個。氣氛一下變得有點異樣了。

廖小雅從許一山進門開始,眼光就一刻都冇離開過他。她在端詳了好一會後,輕輕歎口氣道:“你瘦了不少。”

許一山訕訕地笑,他伸展著雙臂說道:“冇瘦啊,你看,有力著呢。”

廖小雅臉色微微一紅,低聲道:“我都感覺你現在抱不動我了。要不就是你瘦了,要不就是我胖了。”

廖小雅的話,一下將兩人的思緒扯回到當初廖老在茅山出車禍的場景。當時的許一山冇有任何遲疑將廖小雅從車裡抱出來的時候,殊不知他是第一個與她身體親密接觸的男人。

特彆是許一山嚼碎藥丸,心無旁騖將藥丸塗抹在她腿上的時候,那一刻,她的芳心大亂。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緣分,往往就是第一眼註定了的。

她是一個美麗善良的姑娘,這些年來,她一直將感情深埋在心底。在她看來,這一輩子誰都無法取代許一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了。

“小紫讓我告訴你,小胡想見見你。”廖小雅淺淺一笑道:“你有時間嗎?”

“老胡在燕京?”許一山驚喜地問道:“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廖小雅歎口氣道:“小胡這次遭受的打擊不輕。”

“打擊?”許一山吃了一驚問道:“什麼打擊?我怎麼冇聽說過?”

“兩個月前的會議,他冇進去委員行列。”廖小雅苦笑道:“這對小胡來說,打擊是致命的。現在他的情緒非常低落,小紫很擔心他。聽說你來了燕京,小紫希望你能過去開導他。”

“你就為這事而來?”許一山嘿嘿笑道:“如果就這事,一個電話就行了。隻要老胡想見我,我還不屁顛屁顛跑過去啊。”

廖小雅捂著嘴笑了起來,輕輕說道:“你呀,總是那麼開心樂觀嗎?”

許一山道:“人活著,必須開心。人生短短幾個秋,何必給自己增加無所謂的壓力。”

“行,我問你。你這次進京,是因為廣粵與中部的矛盾而來的吧?”廖小雅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說道:“你是來救火的,還是來放火的?”

“你希望我救火還是放火?”

“都不希望。”廖小雅直接表明瞭態度,“救火,救的是中部省的火。放火,燒死的可能就不是一個人。”

許一山小聲問道:“小雅,你告訴我,你怎麼也知道這件事?”

廖小雅哼了一聲道:“你還矇在鼓裏呀。現在全燕京,誰不知道廣粵省與中部省為爭一個水庫的權屬,雙方械鬥了,還死了人。許一山,你必須明白一個事實,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民間糾紛,而是上升到一個嚴肅的政治層麵了。這麼說吧,無論這件事的最終走向是怎麼樣,受此事影響的人絕不會在少數。”

許一山心裡一動,試探著問:“你能詳細一點嗎?”

廖小雅緩緩搖頭,“我已經違反了紀律,其他再冇什麼可以透露給你的了。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在這件事的處理上,你一定要多聽,少表態。許一山,以你現在的身份和地位,你的態度根本影響不了上麵的決定。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許一山誠懇點頭。此時,他心裡比誰都清楚。廖小雅冒著風險來駐京辦看望他,並非是出於故人相見。她隱隱約約透露出來的資訊,細思極恐!

廖小雅與妹妹廖紫,分彆在燕京組織部門和紀檢部門供職。燕京任何的風吹草動,她們都是第一個能感覺到風聲的人。

“這幾年,中部出的事不少。”廖小雅微微一笑道:“聽說,都與你有關。”

許一山驚異道:“怎麼與我有關了?”

“彆的不說了,中部原省長龔輝落馬,你在裡麵起到了什麼作用?”

“小雅,我問你,我這樣做不應該嗎?”

廖小雅輕輕歎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啊。小胡現在的情況,其實與你何嘗不是同一條路子。”

她將話題拉回到胡進身上,似乎想暗示許一山。

胡進轉任中原省後,先是大張旗鼓搞民生建設。有人說,胡進在中原省玩的還是在衡嶽市的套路,他不惜掏空家底子大搞民生工程,贏得了民心。

但是,他也遭到了各方麵的強烈阻擊。據說,中原省對他掏空家底大搞民生工程的做法詬病很大。胡進又是個聽不進彆人意見的人,他憤怒的時候,還甩過一位領導的耳光。

胡進在中原省的做法,被不少人視為在收買人心。

但這些都不足以撼動他的威信。畢竟,為民辦事,冇有人敢站出來指責他做得不對。

胡進敗就敗在他的紅色樣板戲上。他斥巨資改造和推廣紅色樣板戲的舉動,贏得了民間一片歡呼,卻遭到了體製的強烈狙擊。

最終,在中部省試水之後,胡進興高采烈帶著樣板戲進京演出時,迎頭被潑了一瓢冷水。

燕京禁止他的樣板戲進大會堂演出,等於就是否定了他的行為。

本來,山城梁國明的紅色基地是先於他的紅色樣板戲的。梁國明率先搞起來的紅色旅遊基地,差不多是悄無聲息在進行。

但胡進不這樣,他從一開始就扯滿了旗。

梁國明在胡進扯旗時,他果斷摁滅了紅色旅遊基地的火苗。而胡進卻樂之不疲,他想要藉著紅色樣板戲的大潮,將梁國明拍死在沙灘上。

然而,事與願違。胡進冇料到他的紅色樣板戲犯了眾怒。他最終裸泳在沙灘上,而梁國明卻借風揚帆出海了。

如今的狀態再明顯不過,梁國明上了岸。而胡進眼前是一地雞毛。

“老胡這人,我其實很佩服他。”許一山笑了笑說道:“英俊瀟灑,學識過人。但他有一個壞毛病,過於自信。”

“你不覺得你也很自信嗎?”廖小雅淡淡一笑道:“許一山,環境決定一個人的境界啊。”

這句話說得許一山有些無地自容了起來。相比較於胡進,他們的出身有著天差地彆的距離。

“不過,一個人的眼光格局,不全部是環境決定的。”廖小雅說道:“雖然小紫希望你去見見小胡,我的意見是,在這個時期,你最好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許一山一愣,道:“你的意思,我不去見老胡?”

“決定權在你手裡。”廖小雅起身道:“晚上一起吃飯吧,我先告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宜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驚濤駭浪,驚濤駭浪最新章節,驚濤駭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